澳门永利网上娱乐

爱瞎玩网 阿野音七
爱瞎玩网 爱瞎玩  爱瞎玩网 2015-07-18 05:40:40  评论()

原标题:【海希】宿命

完成早课,海未告别父母,走向神社。明日是一年一度的祈福祭,除了普通祭典会有庙会与烟火之外,还会在神社举行赐福仪式。 其中以舞降灵的巫女一直由园田家的人担当,只不过当事人需在前一天住到神社斋戒净身。 &...

 完成早课,海未告别父母,走向神社。

明日是一年一度的祈福祭,除了普通祭典会有庙会与烟火之外,还会在神社举行赐福仪式。

其中以舞降灵的巫女一直由园田家的人担当,只不过当事人需在前一天住到神社斋戒净身。

“果然和预料的一样,海未会提早到呢。”

熟识的人之中只有一人拥有这奇特的关西腔。

抬头仰望,台阶之上果然站着那位紫发的前辈。

对方并没有穿巫女服,所以海未推断她并不是因为工作而在这里:“希,难不成你在等我?”

“是哟。”笑着回答一脸不解的海未:“明天是海未第一次进行祈福,神官怕你太紧张,就让咱来服~侍~你~”

“真是的,不过有希在身边太好了。”比起让其她不熟的人陪,果然有认识的人在更让人安心:“等下要好好感谢神官呢。”

“呃…那我们快去见神官吧。”说完马上转身,海未那笑容实在是太犯规了。

与众神职人员简单的招呼后,神官为海未进行祓除,再由换上巫女服的希带海未去灵泉净身,下午则是换上一身纯白的海未正坐在内殿伴着众人的诵经声接受各种赐福。

等别的神职人员依序离开,希走向中央扶起海未:“辛苦了。”

“抱歉,可以暂时这样不要动吗……”就算是海未,正坐一下午也不免脚麻:“希你还真厉害。”尴尬的同时带着钦佩。

“那是因为海未你太认真了,咱啊最后才…咳,咱是指在最后一排,偷懒一下调整姿势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好险,差点就说出最后才偷偷溜回来:“怎样,缓过来了吗?”

身受其苦,这次海未当然没有进行说教:“可以了,谢谢。”

来到后院,原本与海未并行的希快步走到门前,跪坐着拉开房门笑道:“这里就是您今夜的休息之所。”

海未短暂的错愕过后,故作严肃的配合:“有劳了。”语毕两人大笑起来。

不大的房间里除了木制梳妆台之外,只立着一道画有竹林的屏风。

希熟络的取来两张被褥铺于地上,然后拉着海未绕过屏风:“海未,我带你看一样东西~”

那里立着一件袖口绣着银*流云纹的白*和服,边上的矮柜放着精制的银制头饰与一柄折扇。包围在清冷月光中的这些物品显得纤尘不染。

很显然,这正是明日海未要穿的祭典服。

“近距离的看着它独立此处,总觉得有一种深不可测…还有莫明的熟悉感?”

皱眉陷入深思的海未并未注意到希一闪而过的震惊眼神:“大概是因为曾经穿着它的是母亲,才会产生错觉吧。”

“累了一天,早点睡吧。”说完也不等海未反应,率先走了出去随*躺在其中一张被褥上:“晚安。”

海未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她穿着那套绣着银*流云纹的白*长衫四处游历,在某处竹林发现一只扭伤的年幼狸猫,使用治愈术将其治好后离开,谁知小家伙总是偷偷跟在她身后,于是她心血来潮的开通其心智并教它修行之法。

初始只这小家伙十分努力,短短一年就会化人形,虽然只能变成有着狸猫耳朵与尾巴的奇怪小女孩,但不得不说这家伙的天赋不错。等到她能完美隐藏耳朵和尾巴之后,开始求海未同意她出竹林玩。不管是做为人还是妖,这家伙都十分年幼,对人世充满好奇是理所当然的,与她约定每日修行必须完成,以及不可说谎不可捣乱等为人基本之后,海未便由着她去了,毕竟阅力的增加也有助于修行。

之后海未的生活增加了一项倾听小家伙开心的述说当日见闻,即便那些是于她来说并不特别,但对上小家伙率直欢喜的眼神,她总会不由自主扬起笑容温和轻抚对方小小的脑袋给予一些处事见解。

再然后,日月轮转,小家伙的人形姿态成长为少女样貌,虽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对什么都好奇,却依旧喜欢撒娇总是粘在海未身边。小家伙不过率*而为对自己的行为懵懂无知,可海未不一样,当她发现对方仍旧率真的眼神里多了一些什么的时候,便恢复到一贯的淡然与其保持距离。比起贸然点破,让这情绪自动消散更为妥当。

只是海未不会想到,正是她这举动,反而让小家伙提前明了自己心意,理由很简单,对于海未的态度感到失落,几次之后不敢贸然接近,郁闷的小家伙找村落里的小伙伴想办法,最后在小伙伴的开导下明白了自己心意。长年的默契也让聪明的小家伙清楚了海未为什么会那样,既然对方没赶自己走,那自己就不会放弃。

于是小家伙回到竹林后好像什么都没发生那样,不管海未多冷淡都会坚持不懈的每天找她,果然一段时间后,海未看到小家伙‘天真无邪’的期待而来每次耷拉着脑袋失落而归后于心不忍,想着犹过不及,决定像往常那样对待小家伙,在日常中潜移默化掉她的那份心思,可惜海未不知道小家伙早就明白了。

奈何上天并未留足够的时间给她们进行感情拉距战。天照大神发怒躲进天岩户不肯出来,当八百万神聚于安河原商议办法时却被邪神大军突袭……拥着缩在怀里脸*惨白的小家伙海未第一次感到后悔,应该让她在竹林等自己回去的。

“…未,海未。”

“希?”睁眼发现那位紫发前辈一脸担心的望着自己,不解:“你怎么了?”

“这句话咱来问你还差不多吧。”见海未转醒,希松了口气的同时变回平日的漫不经心:“你刚刚很痛苦的样子,做恶梦了?”

“唔…”单手扶额的坐起身:“隐约记得黑暗突临,邪神侵世,人世祸害横流……

然后有人抱着受伤的我一直哭,平时一直笑嘻嘻的人伤心哭泣的样子使我感到心痛,才惊觉自己原来也是喜欢对方的,但是我没说出来。其它的就记不清了。”

“为什么?”

过轻的声音使海未听不真切。

“嗯?”

“为什么没有说出来?”

“身为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资格去束缚对方…之类的吧,虽然能理解,不过实在太过自以为是了。”陷入自己思绪的海未,并未注意到希声音中的颤抖:“…那份遗憾感就连已经醒的我都未平复……”

“不必多想,只是个梦而已。”希背过身躺回被窝,努力保持平日的语调:“说不定等下你就梦到因为某个契机而传达给对方这份感情了。”

“如果是那样就好了……”望着希那披散的紫发,海未想起梦中喜欢的那个人好像拥有一样的发*,这下海未倒不好意思起来,快速躺下闭眼睡觉。

直到身边传来平稳的呼吸,希才转身用晶莹的目光注视海未。

第二日,不用再进行那繁琐的仪式,只需听取神官讲述各种流程与注意事项,再去灵泉净身,傍晚时由几位巫女替海未更衣装扮便可。

夜*初升,神社所有照明全开,镇上的人也全都聚集在神台前。

吉时一到,神官走到中央,将手中御币举到中间,左右轻晃,开始念祈祷文,而台下的人则都低头聆听,念完之后众人抬头,而神官背对众人,带头鞠躬,等三次之后,身着纯白和服系着蓝*腰带的海未缓步上台,神官则退到侧边。

伴着乐声,海未抽出怀中折扇回旋起舞,长发随着身姿摇摆,精制的银*头饰与袖口处的流云纹反射着神社的橘*灯火,耀眼的同时也因这层暖*而使洁白身影更显温暖亲切。

后台的希目不转睛的欣赏那人洒脱灵动的舞姿,直到海未舞毕下台,两人一起走回后院的房间,在几位巫女的帮助下卸妆并换回自己的衣服,最后和μ's的众人汇合逛庙会。

前方因众人夸奖而害羞到就地蹲下双手捂而埋首于膝不肯挪动半步的人,希坏笑着上前加入‘欺负’队伍。

果然还是喜欢这样的日常。

很久很久以前,神还会出现在人世间,某片竹林中有一只年幼的小狸猫,在银*月光铺满的竹林中悠闲的散步,随后她被一道月下起舞的白*身影吸引,以至于不注意脚下而踩到石头扭伤了脚,声响自然惊动了对方,想逃跑时,那个眼神淡漠的人已经替她治愈了伤口…在那人要离开时,小狸猫偷偷的跟在后面…

时光飞逝,小狸猫不再是妖,;那人亦不为神,可一方初心未变,另一方却已忘前尘。

热点 / Hot

永利娱乐网站 / Latest

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招聘信息|客户服务|意见反馈|网站地图
Powered by 爱瞎玩网 湘ICP备12006741号-4